流水无争

隐私日记的延续与改变

记述今天的点滴... 怀念昨日的心情... 憧憬未来的故事...

黄小姐

/ 流水无争 / 2016-11-08 / 19次阅读

1

上几个星期,我就准备了长袖的衣服,可一直没有机会穿,直到今天还是短袖,下午出门的时候,下起了纷纷扬扬的细雨,感觉像在春天里。

按时节来说,晚秋都过了,但是温度一直很暧昧着。可越是这样越觉得这个冬天不简单。印象里08年的冬天也是姗姗来迟,但是那个春节却冷得刻骨铭心,连高压电塔都被冻坏。

在南方除了偶尔来场台风外,生活还是很怯意的。洪涝、干旱以及雨雪基本上挨不着边,长青的四季让人也会有幻觉。

最近还发生了一件让我难过和震惊的事情。我的一个大学校友突然离世,让这个周末变得五味杂陈。

逝者黄小姐是我大学校友,同在广播站社团里,当时接触也很多,更重要的交集是我们在福州的房子紧挨在一起,她住三号楼,我住四号楼,另一个交集是她是余小姐唯一的闺蜜。

大学毕业后,我跟余小姐联系了两三年,因为有点误会,也就慢慢不联系了。而黄小姐是余小姐的闺蜜,自然也没有跟我往来。直到三四年前,大家业已各自成家,有些年轻的往事也变得云淡风轻了,最近三五年我们也恢复了联系。言及多是工作和家庭,期间我看余小姐的朋友圈里三不五时的跟黄小姐一起吃饭逛街购物,跟很多很要好的朋友一样。我多多少少也知道黄小姐在一家房地产公司当了外联经理,业已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倒是她老公赋闲在家偶尔揽一点装修的活干,前前后后都靠她一人操持,说起买房子的一些细节,余小姐愤愤不平的说她太辛苦了。

前年,我决定在福州买房子的时候,巧合的选了黄小姐所在的小区,余小姐很热心的帮我向黄小姐打听了一些小区的情况和价位,因为这个小区就是黄小姐所在的地产公司开发的,从A区一直建到我们现在住的J区,横穿了半个台江区。虽然我们不联系,但是通过余小姐来来去去之间,大家都多多少少知道了对方的一些近况。

后来我果不其然买了这个小区的房子,余小姐有热心推荐黄小姐的老公来装修,我在装修之初给黄小姐发了微信,希望她多关照,给个友情价,她的回话也很得体,说我们多年故交一定优惠。但是到她先生层面操作就不一样了,一方面要价极高,另一方面很不上心,进展拖拖拉拉。末了我痛下决心,说结算换人。我又顾着多方的情面,给黄小姐发了短信,婉转的表示我的房子着急年前入住,要另择施工方。黄小姐也很豁达的表示没事,改天我们一起吃饭。

我现在想如果当时她老公处置得当一点,也许我们真能坐下来一起吃吃饭。但装修期间发生了这种事,大家难免都有心结,也不好真实面对。当时还想着同一个小区,低头不见抬头见,多的是机会修复和交往。后来奇怪的是,我们同住一个小区,竟然从没有偶然碰面过。

又过了大半年,余小姐的孩子也到了学龄,也想在我们这里买个学区房,当时我还开玩笑说以后可以天天一起到对方家里做客,我想黄小姐也是欢迎和支持的。结果余小姐所在升龙集团在外地发地产,把她调到了郑州。据悉,履新前在黄小姐家吃了最后一次饭,碰了最后一次面。

余小姐出远门前,我也请她吃饭,也有意叫上黄小姐,但因为各种原因都未能成行。这一年多来,余小姐也知道我因为装修的事情心存芥蒂,多次开导我说黄小姐不知道她老公的所为,因为她不管老公的装修业务。但我们都是敏感而固执的人,不会再轻易去化解这些锋利的矛盾。

10月的最后一天,我看到黄小姐的朋友圈,发了张打吊瓶图片,旁白的大意是在家陪读积劳成疾,事后我才知道那阵子她持续低烧,在门口的诊所里挂瓶,也是因为这个疏忽让她没有了和死神讨价还价的机会。上周三,余小姐微信联系我问我在忙什麽,我说没忙啥,她过了一阵子跟我说没事没事,我现在才知道她当时已经知晓了黄小姐的病情,但欲言又止。

星期天早晨,我醒来,看到微信里只有一条短信,黄小姐没了。我慌张的过问了一下,才知道几天前协和医院确诊了她的急性白血病,按理说今天才能确诊她属于那一款的白血病然后开始治疗,但骨髓穿刺的检测还没送到上海她就走了。我们善意的理解为或许是她太懂事了,太爱孩子了,不愿意让家里花大钱,也不想麻烦别人了。

我问过协和医院的专业人士,她给我的解释是这种白血病多发于装修材料的不合格以及生活压力过大。我们也不愿意妄自揣度,希望她获得安宁。昨晚余小姐在回机场的路上发了一张图片,天色渐霾,满是颗粒感的画面里,红眼航班将至,远处有一个高高的建筑,像塔台,又像我们之前聊过的玉米棒。

明天黄小姐将出殡,余小姐要去送一程,然后我们将往事埋葬。



Front : (2016-11-09)
Next : (2016-11-03)
  • 九月

    2016-11-09 17:03:27

    有些事情总是容易了却的。没有交集时自然就淡了。有些却难以化解。就看在意与否了。

Comment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