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无争

隐私日记的延续与改变

记述今天的点滴... 怀念昨日的心情... 憧憬未来的故事...


今天算是我今年上班的倒数第二天,由于工程款的事情处理了,办公室往来的人也就消停了。

本来今年搬了新家,按照这边的说法和风俗应该在新房子过年的。但是我一直不太想留在冷清的大城市里,几番坚持之下,我老婆也同意了。

其实我宁德老家距离福州也就一百多公里,回去一趟也不是难事。孩子放假后,已经先行回去了老家。我和爱人要等到大年二十八才到家。按照我们原来心照不宣的默契,她在我老家呆到初二就回厦门老家。

年底事情很多,一忙就是大半个月。之前那些关于工作上的闹心事,现在好了些,所以任何麻烦事,如果实在无能为力都应该交给时光去处置。

新年的时候,拖家带口去了趟北京,虽然北京之前我是去过的,但这回主要是照顾老人和小孩子的情绪,所以走的地方也多是旅游景点。休了三天的年假,加上三天的新年假,在北京呆足了六天,所有适合老人小孩的景点也都去了。总的来说,此行很成功,本人很欣慰。

北京的景点都是大手笔,我妈妈的说法是来了趟北京,其他的地方都可以不用去了。而且现在正逢淡季,门票酒店便宜,游客也少,清静得很。

单位的宿舍楼下有条步行街,这是方圆几里内唯一可以吃饭的地方,说到步行街其实小的可怜,店铺的档次也不高。除了两家价格奇贵的超市外,大部分都是开饮食店,由于这附近还都是荒凉的工地,出没的也都是民工,所以档次和格调都谈不上。

一周里我都会在那些地方吃过四五餐,首选的是一家兰州拉面店,老板是回族人,门口挂着清真的牌子,以面食为主,兼之以盖浇饭炒饭等等。我喜欢这里的主要原因是这里的面食分量十足,价格也就在13块到15块之间。老板说话慢声细气,极其友善,某种程度上改变了印象里对新疆地区严重的不喜欢甚至于恐惧。经过观察老板还有个优点就是记性极好,能记住每个人的点的菜以及来店铺的先后顺序,我甚至从没有见他失误过。想起早年间,市坊里的贩夫走卒们也都是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主,常常在水果摊前,你只见称头一翘小贩们就随口报出了价格。

我朋友

/ 流水无争 / 2016-11-25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23次阅读

3

朋友长得普普通通,前两年嫁给了一个苏果超市的员工,当家的见过他一次,长得黑黑瘦瘦,工作主要是在超市的服务台帮忙宰杀活鱼。

我见他穿着防水的围兜在不锈钢料理台前,斜叼着烟,忙忙碌碌的杀着活鱼,手法异常的干净利落。不管杀多大的鱼只要五刀,第一刀劈开塑料袋,抖出活鱼,接着是眼疾手快的用刀背拍中鱼头,第二第三刀是褪去鱼鳞,第四刀是生生的挖出鱼鳃,第五刀开膛破肚掏出下水。工作台上永远是血水横流,鱼鳞飞溅,最后他用刀把那些内脏扫进垃圾桶里,所有的一切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灰白笔直的烟灰在他咽口水的时候突然断掉,滚落在围裙上,如书法作品里最后一笔长长的飞白。

周四了

/ 流水无争 / 2016-11-24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10次阅读

0

最近几天晚上都在家里,感觉很轻松惬意,看看足球写写字的时间也都过得很快。


天气开始冷了,下了几天的雨,有些不可逆转的寒潮出现了,早就准备好的外套披上了。其实这里的风是最可怕的,如果外地人初来乍到,冬天的风不仅吹破你的金身,还会将脸上细细的角质皮吹坏,打上一脸的红斑。


昨晚见了一个同学,他原来做贸易的,现在又转行做了工程。有意无意的问起我有没有工程让他做做,我明白他的意思,但不知道怎么接上话。我也没办法跟他说我不做工程很久了,甚至都不想到那个圈子里去。

我到集团公司的时候,前前后后只有四十来号人,也都是所谓体制内的同志,这些人可谓在职场上看淡了一切,也有着难以言表的默契。男同志上班前一杯功夫茶,女同志下班前接个孩子买个菜就是这么个节奏。后来企业慢慢壮大了,管理也跟着严格起来,下放了一部分老同志去其他企业,又招了一批拼劲十足的年轻人,打卡机用上了,kpi启用了。特别是今年的校招,来了十几个年轻人,迎新时,看过去一派的生猛。

我09年到集团,算是总部里近年来第一批年轻人,虽然那时候我也快三十了。而后陆续大规模的来了三四拨,大部分也都是从企业遴选的。这些人的优势就是彼此知根知底,而且对业务熟悉上手很快。但是后来新的领导又说要211等名校生,对学历要求也严格起来,从企业提拔的模式也就不运行了。

今天的福州还是穿着短袖,希望如报道所言,明天真的会降温了,不然这个冬天感觉过的太不真实了。昨晚跟两个朋友去吃了顿便饭和一些海鲜,可能场面上的饭局参加多了,我很享受那种安静的只吃饭的场子,在我们这里,海鲜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昨晚点的几道菜都非常的好吃而且还不贵。

一道是酱油水带鱼,带鱼是近海捕捞的,谓是入口即化,还有一点甜味。市面上常见的深海带鱼口感要柴很多,而且没有新鲜的鲜甜感。第二道是黄焖目鱼,目鱼介于鱿鱼和章鱼之间的口感,脆而不腻,经过处理后也不见那种黝黑的浓墨汁,而且目鱼肉厚度和韧性比其他类似的要好很多。还有一道是白菜蒸蟹,现在这个季节蟹肉是最肥美的,特别我们这里的梭子蟹,不像大闸蟹那样油膏满溢,有种不真实的肥硕。梭子蟹的蟹肉肌理更明显也更香甜,切开后摆在白菜上清蒸,汤汁交融后更显得微妙。昨晚的汤是贝壳冬瓜汤,那种不知名的海贝异常的干净,只不过也许火候过了,壳与肉分离了,装盘上有些掉分。主食点了木桶芥菜饭,这是上过舌尖上的中国的闽南代表菜系,电视里专门以那些在外的华侨蕃客为背景介绍这是“古早味”,按我的理解一碗咸饭里有着满满的乡愁。芥菜饭的做法其实很简单,米饭和芥菜是主材,佐之以五花肉、虾干或者海蛎干,放在锅里闷熟就好。吃的时候我会习惯性加上一点番茄酱或者淋两勺海鲜汤汁,瞬间童年的味道就回来了。

川普

/ 流水无争 / 2016-11-09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19次阅读

1

故事从国会山外一只狐狸悲啼着“大美兴,川普王”的传说开始,直到今天纸牌屋的故事剧终。

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以前老大的位置一直是代表着主流社会的WASP轮番坐庄,曾几何时会想到,一个发型怪异大嘴一张四方泼粪的橘色富豪也会手按圣经宣誓,细细想来,他综合了三胖、李熬和宋祖德的一些元素,像一个内心狂暴的独裁者,像一个无所畏惧的践行者,又像一个在浪子班头的弄潮儿。他的当选多多少少迎合了这个时代的一些恶趣味,告诉我们政治也有冷门。

黄小姐

/ 流水无争 / 2016-11-08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19次阅读

1

上几个星期,我就准备了长袖的衣服,可一直没有机会穿,直到今天还是短袖,下午出门的时候,下起了纷纷扬扬的细雨,感觉像在春天里。

按时节来说,晚秋都过了,但是温度一直很暧昧着。可越是这样越觉得这个冬天不简单。印象里08年的冬天也是姗姗来迟,但是那个春节却冷得刻骨铭心,连高压电塔都被冻坏。

在南方除了偶尔来场台风外,生活还是很怯意的。洪涝、干旱以及雨雪基本上挨不着边,长青的四季让人也会有幻觉。

吉钗寺

/ 流水无争 / 2016-11-03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18次阅读

1

八都吉钗寺位于猪姆石山下,五峰耸其后,一水绕山前,藏山纳水处自古即为佛门龙象。当年吉釵居士曾梦见此地佛陀讲法妙莲生花,靠苦行云游化缘布道,集四方供养盖庙修路,数年间三层院落已然初具规模。

寥寥几个长斋香客久居寮房,过着朝钟暮鼓的生活,每逢佛诞才稍稍热闹一番。后来首任住持示寂后,未完工的山门竟然成了烂尾工程,但功德箱的钥匙却几经更迭,佛教协会拿着批文和戒牒,任命了好几任主持,也多是外乡之人,香火随之渐微。

开了整整一个下午的会,期间无聊的人让人想入非非,我好像把那些同事和领导想成了手绘故事书里反复张着嘴巴搁浅的鱼。聒噪着,挣扎着。

上周三之后就请假回家了,因为我妈妈要去参加我姨姨的孩子订婚仪式,由我代为接送孩子上下学。尽忠尽责当了两天的保育员后,周六的早晨孩子发烧了。虽然我父母老婆都没有责怪我办事不力,我多少是有点愧疚的。特别是周五那天我忘记给孩子加一件马甲了,天气一变,孩子就撑不住了。

我孩子还跟说了另外一件事情,我给她穿的内裤松紧带太松了,以至于她一天都在学校不停的提着裤子,被同学笑话。这么说起来,二胎还是要谨慎。

事故

/ 流水无争 / 2016-10-26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18次阅读

1

这是十天前发生的事情了,只不过我今天才知道。也按理说挂职就是放松和锻炼,但是我总是不走运,连续摊上大事。

我挂职之初这个单位的领导班子不健全,我勉为其难的承担了其中一个项目的负责人,同时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眼看项目在新年前就可以扫尾结算了,最近又是闷头一棍。

一周前,我们这的最大的地方官要去视察我们的工地,于是我就提前去安排路线和部署具体工作。忙完回去的路上,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工地的工头:工地的技术负责人小叶去哪里了?工头吱吱唔唔说改天再说,我当时想到最坏的情形就是无非贪污了工程款或者是瞎搞两性关系。接下来的日子忙忙碌碌,我也渐渐忘记了这事。

操心事

/ 流水无争 / 2016-10-25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15次阅读

1

阿满是今年刚入学的,入学前曾经在一家私立幼儿园里上过一个学期的学前班,私立园的主要特点是学得多玩得少。据介绍,如果在私立园里呆到毕业,可以学完轮滑,游泳,小提琴等课程,所以在宣传的时候,私立园会跟家长介绍说——我们虽然贵了点,但省了很多课外培训费。

如不出意外,阿满会在私立园一直上到小学,但是今年夏天的时候,阿满竟然抽到了公立园的号码,理所当然去了公立园。由于有学前经历,阿满一到幼儿园也表现的很好,不哭不闹,深得老师的欢心。她自己的内心也非常的骄傲满足,常常以着一百分和第一名标榜自己。

烦心事

/ 流水无争 / 2016-10-20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28次阅读

3

自我毕业后就在国企任职,乱逼麻麻的事情也见过不少,但在平潭挂职期间,还是发生了很多惊为天人的事情,此为其一。

去年七八月的时候,我跟一个同事因公到台湾出差四天。其实扣除繁冗的通关和海上航行,我们在台湾只呆了两天三夜,入台后去了台北、高雄和台南三地考察物流业,各种奔波不一而足,以至于台湾所谓的地标建筑101大楼都不知道什么样子。

鉴于我的职级比同行的同事略高,回大陆后一切开销均由我同事代办报销。我同事是财务出身,各种报销手续也是办得一干二净,只报销了旅行社的团费和船票,按照他的话来说“我们自己还贴了钱”。财务负责人按照国内出差的标准给予了我们一个人一天一百的补贴。

当你兜兜转转去了很多地方,你突然停下来的时候,想想过去,有时候你真的会被时光打败。

我测试了一下这里的用户名和密码,发现一切都还在,觉得这里真是网络世界里的乌托邦,好多人来了又走,但总有些情怀是不变的,好比九月那点击数为零的日记让我想起我们初次交换照片时,他羸弱的身躯傻逼兮兮的矗立在那里,好像是多少嘲讽、多少鸽子都是无法改变的。

上一篇的日记是六年前,那时候我还在厦门,刚认识了新的姑娘,好像满腹的理想和对未来的无数可能。那时候开始看网络上最流行的小说,发着时下最炫酷的表情,我去过博客,玩过微博,现在慢慢的也开了朋友圈,我一直跟着潮流,生怕错过任何一场网络的狂欢。可当我回头看这个日记废墟时,真觉得自己好像也是这个“美丽世界的孤儿”。

上个周末,带着胃伤,又回老家和厦门赶了两场婚礼,以厦门那场为甚,因为来了一些同事以及行业内的朋友,客气在所难免,于是多喝了三五杯。晚上住在中央供暖的酒店里,趁着酒意很快就睡着,天微亮时醒来,感觉暖气开得太大了,而且酒店被子总是重而不暖和,盖在身上很别扭。越这么想就越睡不着,很早就去酒店吃了早餐退房,出了大厅,见到明晃晃的阳光,意识到头疼,算起来,这个晚上只睡了4个小时。

接着回到自己的家里,整理了房间,这个房子是我在06年底所购,当时没钱出租了两年多,到去年想再装修一下自己住,结果装修结束时,我突然被调到了福州。于是,这套所谓精装修的房子,一直空着,自己住不上又舍不得出租(每个月损失租金约1500,相当于一个月掉一部手机)。回家后本想好好睡一觉再做打算,领导电话来了,叫我赶紧回福州,还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

这几天

/ 流水无争 / 2010-01-07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70次阅读

5

这些年气候真的有问题,不是太冷就是太热,最近全世界都在下雪,如果地球真的要毁灭,我希望在漫天的大雪覆盖下,像那个被罚站的学生一样安详的死去,而不是洪水滔天。我还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到北方过一个冬天,要知道没有见过雪的人和没有见过大海的人是一样的悲哀。其实,03年在庐山时,大雪曾经下到小腿那么深,兴奋之余,我就遗憾没有早一两天到那里,可以看到大雪从空中很梦幻的飘下来。

最近公司里的大伙都没有什么心事上班,都在分奖金,我们公司的奖金应该还算多的,至少名堂是多的,有年终奖、绩效奖、过节费、年终双薪、特别奖、优秀员工奖。分的方式有按级别或按项目或按民主测评。和我同级别的人都拿到四五万,而我只有他们的一半,一问才知道,我到这里上班半年只按一半分配,说到这里我就生气了,我到福州上班是集团公司内部的调动,而且是公司的行为,不是我最近愿意来的,不知道剩余的奖金能不能在原公司补回来。

09年就这样呼啸而过,令我的恐惧的双数年份又要到来,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就要被我们浪费殆尽,依稀的记得千禧年时,我曾经喝了很多很多啤酒,朝着天空像疯子一样大喊大叫,那时候我才20岁,有干净的脸和生猛的表情。会对着流星雨许愿,会因千年虫感到恐惧,甚至听信了地球会爆炸的谣言。

这一年,注定又是乏善可陈的一年,我们只等来一次的经济危机,两次严重的流感和飞涨的房价,我们越来越孤独,越觉得被现实冷冷的抛下,无论如何追赶,只能越来越远,黑暗里,看不到一丝的光亮。

我每天上班会走过一条商业街,时间大约是八点,路的尽头是一家房产中介的店铺,每天早上店员在马路边排成一排,店长像战前动员的将军一样,来回梭巡着并大声的鼓励店员,接着就是大家一起喊口号鼓掌,场面非常雷人。

每每不小心看到场面,我都全身发麻,本能的觉得这些行为异常傻逼,而且很像电视里传销集体的细节。但这样的行为很多,曾经在福州最热闹的步行街上,有家推销牛角梳的店铺,常年有个店员站在门口的凳子上,身背小喇叭,不停的打着节拍并且像复读机一样喊着促销的内容,动作活灵活现,但是每次我经过时都会很不自在,因为他的行为超过了我对促销的心理承受能力。

圣诞节

/ 流水无争 / 2009-12-25 / Read the whole passage / 69次阅读

6

看了电视里很多关于洋节日和土节日之争,有时候觉得很可笑,大众都有自己的判断,有些节日本来就是属于年轻人的,年纪大点的人看不惯也是正常的,不必上升到社会问题,就我个人而言,对圣诞一直有好感,那些圣诞树和橱窗妆点下的节日很有喜感,一幅太平盛世欣欣向荣的样子。

昨天晚上,特地上街逛了一会儿,东街口的天桥上人满为患,政府估计为了避免踩踏事件,安排了几十个保安在上下桥的地方执勤,附近大洋百货的东西好像都不要钱一样,买单的队伍排得老长。大洋百货边上,是花巷教堂,里面大约有上万人在祷告,但是现场还是很有秩序的,很多志愿者在发着宣传单。这是我在福州见到最温暖的场景,祝福的神光照在每个人的脸上,温暖留在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