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无争

隐私日记的延续与改变

记述今天的点滴... 怀念昨日的心情... 憧憬未来的故事...

我朋友

/ 流水无争 / 2016-11-25 / 23次阅读

3

朋友长得普普通通,前两年嫁给了一个苏果超市的员工,当家的见过他一次,长得黑黑瘦瘦,工作主要是在超市的服务台帮忙宰杀活鱼。

我见他穿着防水的围兜在不锈钢料理台前,斜叼着烟,忙忙碌碌的杀着活鱼,手法异常的干净利落。不管杀多大的鱼只要五刀,第一刀劈开塑料袋,抖出活鱼,接着是眼疾手快的用刀背拍中鱼头,第二第三刀是褪去鱼鳞,第四刀是生生的挖出鱼鳃,第五刀开膛破肚掏出下水。工作台上永远是血水横流,鱼鳞飞溅,最后他用刀把那些内脏扫进垃圾桶里,所有的一切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灰白笔直的烟灰在他咽口水的时候突然断掉,滚落在围裙上,如书法作品里最后一笔长长的飞白。

如果心情好客人又不多,他会拿出另外一把小尖刀,迅速的在磨刀棒上来回刚几下,他会根据客人的要求片着鱼肉,刀影飞舞中片片鱼肉薄如蝉翼,晚宴上的水煮活鱼也许是对他最好的交待了。

我朋友在八十五度西上钟点工,时薪少的可怜,但自由度极大,每次下班回家的路上,都会弯着腰跟路边的小摊贩砍价,在价格称头间来回博弈,低腰的牛仔裤在蹲下时会露出小半截白晃晃的腰身。

他们住在单位安排的员工宿舍,厨房就设置在走廊上,一个单头的煤气灶,一个铸铁锅,一个电饭煲足矣,当家的不仅杀鱼利索,炒菜也是重口味,浓油赤酱,烈火烹蒜,每次炒菜时走廊上烟熏火燎,如末法世界般。食材浓郁的香气,盖住了他一身的烟味、腥味和下水腐烂的味。

吃饭的时候总是很愉快的,冰镇的啤酒必不可少,当家的用牙齿起开瓶子,仰头猛灌一口,然后才动筷子抄起一块五花肉,吃得油花飞溅。我朋友有时候会抱怨他吃相太难看,他也不介意,又拿出一瓶啤酒,对着妻子吆喝到:来,我们整一个豪华的。两个人哈哈大笑,仰头吹了瓶。


Front : (2016-11-29)
Next : (2016-11-24)
  • 天堂何在

    2016-11-28 16:54:36

    那天忙,只写这一小段。缘于我一个朋友问我幸不幸福的问题,我想回答的是生活要有点尊严,首先要有点钱。光有梦想没有用的。

  • 天堂何在

    2016-11-28 16:53:25

    那天忙,只写这一小段。缘于我一个朋友问我幸不幸福的问题,我想回答的是生活要有点尊严,首先要有点钱。光有梦想没有用的。

  • 九月

    2016-11-25 17:11:46

    不管梦想多华丽,生活终是要回归到油盐酱醋的日子和没完没了的工作中的。想想,也是,短短不过百年的时间,好好的过好自己希望的日子就是最好的一生了!

Comment on